夫子庙新生70年:翻天覆地

2019-06-21 10:58


《南京日报》1959年10月8日旧闻

《秦淮河畔的人们》

1959年10月1日,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光辉节日。秦淮区贡院街上,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夫子庙游乐场内,锣鼓喧天,欢声雷动。月牙池内河水盈盈,六角亭前花香阵阵。老人捋须含笑,孩子又唱又跳: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是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使夫子庙在十年前永远结束了屈辱的历史,开始了新的生命。现在,夫子庙不再是秦淮河上害人的毒瘤,而成了南京人民游玩休息的好地方。

夫子庙,这个宋朝统治者在九百多年前建造的祭祀孔子的地方,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成了一切罪恶的集中地,旧社会的最底层。这里,酒楼、妓院、烟馆、赌窟满街林立;特务、恶霸、盗贼、流氓多如牛毛;抢劫、偷窃、陷害、诈骗层出不穷。那时的秦淮河水又黑、又脏、又臭,而夫子庙比秦淮河水更黑、更脏、更臭。一到晚上,更是恶棍横行,娼妓成群,妖魔当道,鬼影憧憧。劳动人民忍饥受辱,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旧社会是人吃人的社会,而夫子庙更是人吃人的地方。剥削阶级把夫子庙造成了人间魔窟,他们在这里寻欢作乐,穷奢极欲;而无数贫苦的人们被引向堕落。“旧社会使人变成鬼”这句话,在这里可以找到最有力的证明。

十年前的春天,解放军百万雄师下江南,南京解放了!蒋家皇朝彻底垮台了!经过五大运动、三大改造,在夫子庙称王称霸的特务、恶霸被镇压了!夫子庙这个“坏人的天堂,好人的地狱”,也彻底翻身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

许多穷人在旧社会被迫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而新社会给他们指出了光明的前途。

李德标就是这样一个人。

在夫子庙西市场,我们访问了这个过去的扒手头儿,现在的秦淮区合作商店水果组组员。

“我是河南许昌人,从小跟母亲做小生意,1939年我刚好十八岁,就被日本鬼子抓去,押到东北边境做苦工。在那里,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刺刀下挖煤、造飞机场、修军用仓库,吃不饱,穿不暖,日日夜夜在冰天雪地里干,每天有大批的人死亡。不到一年,我的腿也冻坏了,肌肉烂得发黑。日本鬼子将我们不能再干活的人用火车装到徐州,就丢手不管了。多亏火车站的搬运工人看我年轻可怜,将我送到附近医院免费治疗。命是保住了,可是两条腿给锯掉了。后来,医院的人凑钱给我打了一张到浦口的车票,我就流落到南京来了。”

在反动派统治的年代,千百万有手有脚的劳动者都失了业,一个双腿残废的人有什么活路呢?李得标只好拄着两根拐杖开始讨饭,他第一次从下关到三山街,整整走了七天。以后他就成为夫子庙前“聚星亭”中的常客,慢慢地,也弄点本钱做个小生意,时间混长了,这个“滚地龙”就出了名,十几个无家可归的野孩子拜他为师,在他指挥下结伙扒窃。这样,他就成了一个坐地分赃的头儿。

南京解放后,人民政府对过去靠偷窃扒拿为生的人进行了教育改造,李德标也在1950年由市公安局管教大队管教了九个月。出来后,他就以卖水果为生,1952年起参加了合作组。现在,他的妻子在夫子庙游乐场卖茶,大儿子在津浦铁路上做工,二儿子在去年也进了南京气体分析仪器厂。

“我的不少当扒手的‘徒弟’,现在也都进了工厂。有的在星期天还常来看我哩!”说到这里,李德彪笑了,他是应该笑的。因为今年他以自己的积蓄一百二十八元装了一副假腿。他已经不比别人矮一截,而可以和普通人一样站起来走路了。

劳动熔炉出新人

我们再来看一看南京砖瓦厂的先进生产者王化贤吧!谁能想到,十年前他还是东关头的一个“化子头”呢?

王化贤出生在安徽省涡阳县一个农民的家庭,幼年就给地主扛过活,要过饭。到他十几岁的时候,父母相继病死,从此,他便以讨饭为业,到处流浪,在他的腿上留着六个被狗咬破的伤疤。1946年他来到南京东关头,成为乞丐组织“会窝”中的一个头儿。东关头的乞丐曾经被朱元璋封为“御花子”,可是王化贤在讨不到饭时还是照样饿肚子,尤其是严冬腊月大风大雪,往往一饿就是二三天。长期的饥寒使他得了严重的胃病和黄疸病,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1949年,拨开乌云见青天。王化贤和其他难兄难弟都进了南京市生产教养院邓府山游民乞丐收容所,从此,结束了他二十五年的乞讨生活。

王化贤听说过国民党乞丐所内那种吃不饱、穿不暖、死不死、活不活的痛苦生活,当他刚到邓府山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害怕。可是收容所给每个人发了一床棉被、一条毛毯、一套棉衣、一双皮鞋和一双布鞋,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王化贤从出娘肚皮到五岁,就没有穿过衣服,在讨饭时总是打赤脚,只在下雪天趿上一双破鞋子。可是在人民政府的收容所,不但吃得饱,穿得暖,干部还给上课、治病,于是在王化贤僵硬了的心灵中迸出一星火花,他慢慢觉悟了,懂得了自己为什么沦为乞丐的道理。以后,他被提拔为“特教队”队长,他常常把自己的津贴买了黄烟,送给刚戒大烟的学友们抽;把自己的新衣服拿给患病怕冷的学友穿。在他的带动下,那些扒窃、烟鬼也都安心改造、不再逃跑了。而他自己两次被评为收容人员中的模范。

1951年,邓府山开办了救济分会砖瓦厂,王化贤被派担任烧窑组的组长。1956年,工厂合并到南京砖瓦厂,从此,王化贤正式成了地方国营工厂的工人,成了光荣的工人阶级的一分子。

“我就是死过以后也忘不了共产党。”王化贤见了人总爱讲这句话。的确,党给他的恩德是太大了。现在,王化贤不但学了技术,而且成了家。他家里摆着新被单、新帐子、新面盆、新钢筋锅……六个人有六件卫生衣,三个小孩有三件毛线衣,他女人还买了呢大衣和呢裤子。他在1952年结婚后生的小女孩“新生”,已经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学生了。她们这一代将永远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做饥寒!

艺人翻身百花开

夫子庙一带,长期以来都是百艺陈杂的地方。

可是,解放前,这里却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毒素文化的集散地。黄色电影、黄色戏曲、黄色书刊、春宫淫图……汇成了一股黄色的毒流,侵蚀着青少年的心灵。许多被侮辱、受摧残的艺人,抗拒不了生活的重压和黑暗压力的逼迫,抛丢了真正的艺术,走上黄色下流表演的歪道。

有一次,扬剧花旦演员潘兰芳在文德桥下秦淮戏院贴演“南唐渡药”。这个戏一般演出时淫秽动作很多。潘兰芳实在腻味了,这一天演出就稍微减去了一些色情表演。当他演完戏松了口气回到后台时,“通”的一声,门被踢开了。大恶霸头子张振华带着几个喽啰煞神般地直冲进来,怒喝道:“他妈的!你今天戏怎么演的?!存心霉老子?”潘兰芳刚想解释,劈啪两个耳光,打得他头昏目眩。

艺人们何尝不想演健康的正派的戏啊!又一次,潘兰芳演出了“秦香莲”——这个好戏,在当时是个“冷门”。演到包公怒铡陈世美的地方,台上台下都感到大快人心。这时,一个大流氓头子——宪兵队长又闯进后台,杀气腾腾地挥舞着手枪,破口大骂道:“他妈的!谁要你们演这种瘟戏!讨两个老婆就犯法了?老子还有三、四个呢!不演好戏,他妈的当心着点!”第二天,戏帮只好换上宪兵队长中意的“好戏”——淫戏。

比较严肃的演员,在夫子庙是站不住脚的。扬剧女演员郭凤英,就是因为不肯作黄色表演,被称为“死脸”,经常遭流氓恶霸的毒打。后来被逼离开南京,潦倒病死在外乡。

现在,使艺人们演坏戏的社会基础,早废除了。潘兰芳和她所在的红旗扬剧团,和夫子庙其他剧团、曲艺团一样,不但和坏戏、坏书绝了缘,而且经常创作编演许多富有教育意义的新剧目、新曲目。潘兰芳每当看到满挂剧场的公社、厂矿送来的几十面锦旗,常感慨地说:“从前我们演戏,专讲究怎样淫荡些、恐怖些、噱头些。在夫子庙只有这样才吃得开,才混得一口饭吃。现在,我们无论演哪出戏,扮哪个角色,总在考虑着给观众些什么,因为当党教导我们,我们是人民的演员,是‘灵魂的工程师’!每当受到群众的鼓励、表扬,是我们最快活的时候。”

秦淮河水潺潺地流着,回到了人民怀抱的夫子庙在飞速地前进。秦淮河水一年比一年更清,它洗刷了石壩街的污浊,冲走了夫子庙的灰尘,如今石壩街住的不再是妓女,而是职工家属和正当的居民;如今夫子庙显得越来越年轻,那人民游乐场内演出的节目,再不是黄色淫秽的戏曲,而是健康的、为人民所喜爱的优秀节目;那永安商场出售的商品,再不是外国来的奢侈品,而是国产的、价廉物美的日用百货;那新奇芳阁的顾客,再不是流氓恶霸,而是工人农民,这一切变化是那么鲜明,但是夫子庙最深刻的变化,却是那许许多多在旧社会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灵魂,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教育与感召下,如今都已经由“鬼”变成人。

——摘自《南京日报》1959年10月8日

千年来,秦淮河流淌出了南京的繁华灿烂,夫子庙集合了中国科举文化、南京民俗文化。

六朝以至明清,这里居住着许多世家大族,是商贾云集、人文荟萃之地。

今天,以十里秦淮为轴线,夫子庙为核心,形成了一片夫子庙秦淮风光带,建筑古朴典雅,人文气息丰厚,并且集美食购物、科普教育、节庆文化等功能于一体,拥有着热闹的商业街和小吃街。

作为十里秦淮风光带的重要景点,夫子庙吸引国内外无数游客前来,感受南京老城南的民俗和文化。

秦淮河流经的夫子庙

秦淮河是南京古老文明的摇篮,南京的母亲河,历史上极富盛名。被称为“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

昔日混乱的夫子庙

今天的南京夫子庙是中国著名的旅游景点

夫子庙东西市

夫子庙两侧的东西市场于1987年建成,采用明清时代的街市风格,以石板铺地,店铺采用“青砖黛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店、庙、市、街合一,富有浓郁的地方特色。

拥有近千年历史的江南贡院

江南贡院是夫子庙地区三大古建筑群之一。建于1168年,是古代为朝廷选拔人才的场所。在鼎盛时期,江南贡院仅考试使用房间就有20644间,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占地最广、考生最多、走出的状元最多的一座贡院,明清时期全国半数以上官员都出自这里。

科举博物馆

2014年,江南贡院改扩建成为中国科举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这座科举博物馆是中国唯一以中国科举考试制度为内容的专业性博物馆,是中国科举制度中心、中国科举文化中心和中国科举文物收藏中心。

60年前人们在秦淮剧场观赏有艺术性的剧目和曲目

今天的首都大戏院被完整地保存下来

夫子庙的首都大戏院,建成于1931年,与当时的大华大戏院、世界大戏院(后改称延安剧场)、新都大戏院(后改称胜利电影院)并称为南京的四大著名影院。2005年停业后,最终在2013年作为中国科举博物馆的配套项目,保留下来,并进行保护性修缮,于2014年,按照南京档案馆中的历史档案恢复了原貌。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