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 资讯 / 从“苦恼村”到“欢乐村”,60多年前一场“爱卫运动”在这里发源

从“苦恼村”到“欢乐村”,60多年前一场“爱卫运动”在这里发源

2019-06-21 10:58


1959年8月7日《南京日报》3版旧闻,《老模范再擂战鼓——五老村茶话晚会侧记》。

东起龙蟠中路,南临常府街,西接太平南路,北靠中山东路,这块面积仅为0.63平方公里的区域就是当年五老村的辖区。

比照今天的南京市地图,五老村紧挨新街口、大行宫商圈,毗邻地铁二号线、三号线,俨然是商业繁荣、交通便利的黄金地段。然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却是出了名的贫民窟、“苦恼村”。

改造完成后的五老村焕然一新。

穷脏乱差 臭水沟上建房屋 大多数人得疟疾

“解放前的五老村被人们称为‘苦恼村’,在1200平方丈的地域内,有四分之三都是纵横交错的臭水沟和臭水塘。水中有死狗、死猫,屠宰场留下来的猪屎牛粪、附近巷子里的垃圾也倒在这里,几尺高的垃圾堆有20多个。到了夏天,五老村就成了苍蝇、蚊子、蛆、臭虫的大本营……”秦淮区档案馆珍藏着这份编纂于1960年的《在前进中的五老村》手稿,通过短短几行文字的描述,一个集脏乱差于一身的旧五老村形象跃然眼前。

图为改造前的五老村,人民生活困苦。

新中国成立以前,五老村是南京穷苦百姓相对聚居的地区之一,常住人口有300多户,但大多数都是人力车夫、小贩、泥瓦匠、拾荒人这类社会底层的劳动者。“那时候日子太穷了,住不起砖瓦房,大家就用茅草和树皮在臭水沟上搭房子,每到冬天,冷风呼呼往里灌。有对老夫妻只有一条棉裤,白天老头儿在外面劳动,回来后将棉裤脱给老伴儿,老太太再穿着外出干活儿。”说起当年的情景,曾任五老村街道行政主任的黄贤仍禁不住感慨。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在退休老党员花良荣的记忆里,人们的生活要苦得多,“烧饭一掀锅盖,成群的苍蝇绕在锅旁,赶也赶不走。遇上雨天,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臭水沟的污水往上泛,屋里到处是积水,人们无地容身,只得用门板铺些杂草,盖在上面睡,孩子就放在脚盆里,随着水流来回晃荡。”在300多户居民里,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患有寒病、疟疾,刚出生的婴儿也容易夭折,就像歌中唱到的:“老人在呻吟,孩子在哭啼,人们的悲哀,何时才能完?”

大战100天 全村总动员 清走上千吨垃圾

在上世纪50年代初,《五老村组歌》中记录了这样的两篇歌谣,它们写自同一时期,歌唱同一对象,抒发的却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从《悲切切》到《笑颜开》。促成这一转变的正是60多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

1952年春,中央发出“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的号召。在居民主任王曙初的带领下,五老村全村男女老少齐出动,大战100天,建设新家园。“群众们的热情很快就起来了,自己动手,白手起家,把环境卫生搞得很彻底。”在那充满干劲的三个月里,党员干部积极带头,每天都有190多人参与大扫除、填塘、填沟、修整街道,期间还涌现了不少先进事迹:积极分子费光武带领群众到太平门苗圃运花草,冒雨栽花,仅一个夏天就汗坏了两件衣服;民警李连汉,在初春深夜带头下水,苦战一昼夜,填平了阎村的一条长700多米、宽5米、深1.7米的最大臭水沟。经过100多天的日夜奋战,五老村先后发动了10多万人次,没要国家一分钱,填平了全村大小37个污水塘、两条70多丈的臭水沟、29个粪坑,搬走了积压数十年的上千吨垃圾,移植了一万多株花木……

假山、水池、花木、凉亭,对五老村村民来说,这样的环境是他们之前不敢想、也想不到的。在这场爱国卫生运动中,人们的思想得以解放,生活面貌也发生巨变。1952年10月,中共南京市委、市政府给予五老村“南京市特等卫生模范”的光荣称号,同年五老村又被评为全国甲等卫生模范地区,获得国家卫生部壹仟万元(旧币,折合新币1000元)奖励。在北京,毛主席亲切接见了居民主任王曙初,并赠与五老村一面由他亲笔题字的模范锦旗,鼓励人们“大干一场,用勤劳双手创造幸福生活。”

1952年,国家卫生部奖励五老村壹仟万元(旧币)奖励,折合新版人民币约1000元。

1952年,五老村街道被评为全国卫生甲等模范单位,荣获毛泽东主席亲笔题词的模范锦旗一面。(真品现藏于南京市秦淮区档案馆)

全国首个“四无地区”北有龙须沟 南有五老村

跟“北有中关村,南有珠江路”一样,60多年前还流行着一句“北有龙须沟,南有五老村”。当时,以五老村环境卫生改造为代表的全区爱国卫生运动,使得南京市白下区(今秦淮区)首次站在了全国的前列,与北京龙须沟共同成为典型。在尝到了“卫生”给生活带来的甜头后,1956年,五老村又投入了以“除四害”(蚊子、苍蝇、老鼠、蟑螂)为主的新一轮爱国卫生运动中去。

图为五老村“除四害”誓师大会,图中悬挂的锦旗为1952年毛主席亲笔题词。

“当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小孩儿抓住苍蝇上交,可以奖励他一支粉笔或是橡皮。”在黄贤的印象里,大人小孩不分昼夜一起“除四害”是一种常态。那么“除四害”的成果又该怎么检验?由谁检验?这就得从一场特殊的西瓜晚会说起。1956年7月,为了检查五老村到底有没有苍蝇、蚊子,市里在五老村召开了一场西瓜晚会,要求参加的女同志穿裙子、男同志穿短裤。“晚会一直持续到夜里十点多钟,大家一致反映没有碰到蚊子。”就这样五老村成为南京市第一个消灭四害的先进单位,当时南京人都知道,夏天晚上搬张藤椅到五老村纳凉,不会被蚊子咬。

1958年,村民吴素贞获得“除七害讲卫生先进积极分子”荣誉奖状。

在外提倡“填沟平塘除四害,清运垃圾修水道”,对内讲究“三平”(路平、院子平、空地平)、“四不脏”(个人卫生要干净、吃饭碗筷要分开、按时脱换衣服、3岁以上的儿童要刷牙)、“五清”(室内棚顶清、地面清、墙壁清、门窗清、角落清)、“六洁”(路、阴沟、院子等清洁卫生),经过连续几年消杀“四害”、保证卫生无死角,五老村成了全国第一个“四无地区”,也成为当年爱国卫生运动的一面旗帜。

1958年,五老村群众一起劳动,上街大扫除。

人人动手 改造家园 昔日“苦恼村”今日“欢乐村”

1960年12月22日,《新华日报》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南京人民热烈欢迎西哈努克亲王,周总理、陈毅副总理陪同前来参观了城市公社和学校。“贵宾们在这个分社观看了食堂、幼儿园、分社工业展览馆和在一个在臭水坑旧址上建成的小花园。”这个接待了周恩来总理和十多位国际友人的地方正是五老村分社。

1960年12月22日,《新华日报》刊登“南京人民热烈欢迎西哈努克亲王,周总理、陈毅副总理陪同前来参观了城市公社和学校”的新闻。

1960年12月21日,周总理视察五老村。

1958年,已经获得3面先进红旗的五老村还想将“爱卫运动”继续深入推进,于是五老村又掀起了一场改造家园的群众活动。改造完成后,兴奋的村民们在村头树了块崭新的牌子——“欢乐村”。

五老村,欢乐村。

图为五老村假山、凉亭。

“为了把五老村建设好,从那时起我们就提出生产、卫生‘比翼双飞’,家家户户搞生产、搞卫生。我们办工厂并且把妇女介绍到厂里工作,一个月能拿20多元,群众的干劲更高了。”在五老村分社,像黄贤口中这样的社办工厂大大小小共有20多个,其中80%的职工都是原来的家庭妇女。当时,周总理和西哈努克亲王参观的正是五老村社办无线电厂,贵宾和工人们交流的珍贵画面也被《新华日报》的记者抓拍下来。

外宾参观五老村公社社办工厂。

“你们这都挺好的,年纪都挺轻的,好好干!下一步更上一层楼。”参观结束后,周总理鼓励大家。亲身经历了这一幕的黄贤,至今想起还是难掩激动。自此之后,五老村陆续接待了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宾,其中军事学院的非洲学员们只有完成在五老村的学习和训练,才允许毕业。“人人参与、人人动手、讲究卫生、美化环境 ”的“五老精神”一时间声名鹊起。

1951年,政府又在五老村修建了全长260米的下水道,改造了20多条容易积水的低洼小路,其中最长的一条有400多米,这就是今日平坦宽阔的新巷。

今天的五老村街道,辖区面积有所扩大,1.6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有近20万人在这里工作,1万多家企业在这里发展。五老村精神代代传承,历久弥新。

图为五老村爱国卫生运动纪念馆,位于秦淮区三条巷52号。全年免费对外开放。

2018年12月22日,秦淮区三条巷52号,在这片周总理曾经驻足的土地上,五老村爱国卫生运动纪念馆崭新亮相。纪念馆内,一张张老照片、老物件继续为我们讲述着当年热火朝天的“爱卫故事”;纪念馆外,一场“人人动手 清洁家园”打造最干净城区的行动正在进行时。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